热点聚焦

金山老将开网游新公司 创新工场孵“金”蛋

时间:2012-01-31 15:42

创新工场一向高调,可它这一笔投资并未像之前的27笔一样轰轰烈烈。4月18日,“珠海心游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心游”)突然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金山旗下西山居与创新工场共同投资湛振阳创业成立的网游公司。这个公司全是老金山人。

创新工场CEO李开复没忘在微博上宣布这一消息:“创新工场携手金山西山居,投资精品网游团队,由金山游戏副总裁湛振阳领军。”并贴上了一张湛振阳的单人照。

当资金蜂拥涌向电子商务、社交网站等互联网新业态的时候,网络游戏何以获得创新工场的青睐?创新工场另辟蹊径,是想在老瓶里装新酒,还是已经把钱摆在了比创新更重要的位置?

金山求变

在中国,网络游戏始于1999年。在这11年中,金山旗下的金山游戏起起落落。

根据金山3月下旬发布的截至2010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未经审计财报,游戏业务营收占金山第四季度总营收的66%。

可以说,西山居是金山游戏工作室体系中最重要的一员。金山游戏的代表作《剑侠情缘》就是由西山居开发的。《剑侠情缘》系列基本确立了金山游戏的武侠风格和业内地位。

虽然网络游戏行业的平均薪资水平比较高,但开发人员架不住几大网游公司在挖角的时候开出的直接加薪至少30%、期权甚至原始股的诱惑。多年来,人才流失是各个网游公司的痛。

张朝阳的搜狐并不算网游界的主要公司,但他仍忍不住感叹,大家挖来挖去最后一片狼藉,留下一地鸡毛。对行业发展来说,互相挖人,会扼杀网游公司的创新冲动,因为只要你一创新,你的团队就有人盯上了。挖来挖去,人心浮躁,谁也难得静下心来开发新产品。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最后的结果是数败俱伤:网游产品内容同质化严重,产品推出后的维护和更新无法尽如人意。

金山受挖角之害尤甚。2010年4月,金山旗下第二大工作室烈火工作室解散并传遭遇腾讯、完美等公司的“地毯式”挖人。同年7月,金山旧将王峰创办的蓝港在线推出与金山游戏安身立命的剑侠系列针锋相对的《东邪西毒》。《东邪西毒》的开发团队中有30人来自于金山珠海团队,包括西山居主美术杨影峰等业务骨干。

私人恩怨暂且抛开不说,是公司机制导致这样的金山之痛还是行业风气使然?金山到了必须直面问题的时候。2010年5月,金山对外的口径就是要加强运营。这是金山对其上市以来最惨财报的一个激烈反应,财报中可以看出金山主营游戏业务营收大幅下滑。

痛定思痛,金山开始了改革创新。2010年11月,金山游戏CEO邹涛提出了针对研发人员的股权激励方案。2011年1月24日,金山对外发布公告,宣布西山居MBO(管理层收购)完成,新西山居将掌控成都西山居、珠海金山等部门。26位西山居的创办员工出资1.89亿港元,换取新西山居20%的股权,金山享有80%的股权。

金山觉得这样还不够。金山董事长兼CEO求伯君表示,自负盈亏的模式更能激发员工的能力和工作积极性。编外创业似乎能把这种思想体现得更彻底。于是,采取这种方式与以创新为主题的创新工场合作,更加彰显了金山的求变决心。

创新工场“食言”

2007年11月18日,李开复在南开大学回首自己的大学时光,坦言也曾沉迷于游戏。微博上,数人指出李开复曾表态过,创新工场不会涉足网游领域。“创新工场食言”的说法随着这次投资的落地渐起。

其实一切皆有伏笔。今年3月29日,李开复在深圳参加IT领袖峰会时所说的话,就透露了创新工场投资方向的变化。在他看来,移动互联网的第二阶段已经来到,创新工场该及时行动。李开复透露,过去6到9个月的时间里,创新工场投资得更多的是娱乐领域,例如游戏和社交。

湛振阳向《中国计算机报》记者介绍,心游获得创新工场投资的过程很顺利。他直接与创新工场联系,讨论合作事宜。从开始接触到合同签署,整个过程才耗时3个月。

而根据创新工场与心游的合约,创新工场没有对心游提出具体的业绩要求,即不存在业绩对赌和明确的盈利时间表。湛振阳把此举归因为合作方的互相信任,在运作模式、产品方向、发展节奏方面,三方存在共识。因此,创新工场没有提出过多的附加条件——它当然知道,七七八八的附加条件或多或少会引发被投资者的抵触情绪。

心游也接触过其他的风险投资公司,但讨论过程比不得跟创新工场“愉快”。而根据创新工场投资部副总裁郎春晖在接受新浪科技记者采访时(这是目前为止,创新工场关于合作事宜接受的唯一一次采访)透露的投资规模,千万级别的金额算得上创新工场的大手笔。规模不小的钱首次投向MMO项目,湛振阳直言他没有过多考虑创新工场在网游领域的布局。

4月16日,美国科技博客BusinessInsider撰文称李开复的创新工场投资100万美元的轻博网站点点网涉嫌抄袭国外网站Tumblr。两天后,心游获得投资一事几乎悄无声息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以创新工场的知名度,处在风口浪尖的它这时候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低调行事。

创新工场这次快速和金山达成合作,有业内人士表示,创新工场是急着赚钱了,网游上线了就能带来收益,回报快。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网游领域也是很有创新潜力的。如果能既创新又快速地获得收益,创新工场作为一个投资者就是成功的。

心游淡定

在游戏玩家发出“开发网游就像做科研,你可以踏踏实实地闷头做出个魔兽拿个诺贝尔奖,也可以草草发表几篇论文混个教授职称”的调侃时,他们希望的其实是网游开发者不要弃玩家感受于不顾,试图一劳永逸,等着数钱。

其实,网络游戏厂家去年就开始为网游“人口红利”发愁了。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中国网民增速在2007年达到顶峰——53%,随后一路下滑,到了2010年,这个数字变为25%。艾瑞还预计未来三年中国网民增速将继续放缓至8.5%。网游公司在“后人口红利”时代需要居安思危。

湛振阳之前的举动已让外界对他后面要做的有了心理准备。作为“金山五虎”之一且一直负责金山游戏,他没参与西山居MBO,其实是另有打算。他的身份在这次合作过程中得到确认——心游公司董事长。

湛振阳的第一次创业以失败告终。重回金山后,他仍然投身于金山游戏事业。他表示,不参加西山居的MBO,是因为心中还有创业的梦想。

虽然起点比许多创业公司要高,也没有过大的业绩压力,但心游的首要任务仍然是活下去。

财不入急门。大型MMO游戏的设计开发更是急不得。根据湛振阳的计划,心游的首款产品会继承开发团队已有的经验,深耕于武侠主题,并主要基于PC平台。

至于创新工场之前表示出强烈兴趣的移动互联终端游戏,湛振阳表示会考虑推出模块化的产品,也会引入开放平台的概念。网游构建的是一个虚拟社会,而社会是不断发展的,心游在产品的维护和升级上要把握“与时俱进”,保持微创新。

湛振阳还透露,心游的第一款产品推出后,会尝试不同主题的游戏。目前来看,心游把第一炮打响至关重要,要打响需要集中力量发挥自己的优势。以他已有的创业经验来看,先不要急于把摊子铺得太大,因为这样往往事与愿违。心游要做的就是把产品做好。

“心游将得益于金山的技术人力支持+创新工场的创业辅导。”采访过程中湛振阳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表明了他的信心。